夜谧

微博@夜大刀与小谧饯儿
文笔幼稚的废柴。

大概是将军叽和狐羡。

将军养鹰,一日鹰抢了狐狸捉的兔子,狐狸记下了这笔帐,跟着鹰进了军帐。

然后被拎了出来。

铁马冰河,帝都一纸死令,这场仗九死一生,养在南方的兵耐不住寒,粮草受潮,将军与敌首战时,军队出了叛徒,弯刀险些夺去了将军首级,他滚落下马,摔进雪里。

小狐狸扒了尸身上的铠甲绑成板子,一点一点把将军从雪里救了出来。才化形的身体扛不住成年男子,他把他拖进山洞,九条尾巴给他暖身子,挖了心尖血才把人从阎王手里抢回来。

“你的鹰抢了我的兔子,你不能死,你得赔。”

……


狐狸是咬着绳子,死拖着爬到城墙下的,手脚和嘴角全是血,他背起将军,刚要踏进城门,却被弹开,浑身灼痛,他抬头一看:

虎门镇妖符。


人妖殊途啊。


鹰盘旋长鸣,城里的小旗认得那是将军的鹰,来来往往好多人,狐狸躲在角落里,舔了舔爪子,离开了。

传言飘去了帝都,将军神威天降,靠着不到对方四成的兵力硬是守住了边城,虽未胜,但也不能算败。

还有传言,将军重伤而归,从帝都溜过来的四小姐不顾一切,寸步不离地照顾,想来开春后将军若得胜仗,便要喜上加喜了。

可也在这时,城里闹起了妖乱,到处人心惶惶。

妖,是吃人心的。

……

Ok就到这儿,后面就等正文吧🙈

更文这件事,请看头像【望天】

我永远15岁谢谢各位!

你们祝福搁这儿啊别全堆在咪的生贺文下面!!!

我!又!收!不!到!


哎哟给我急死【叉腰】

所以真的可以写吗,被上天选中的晴君阿羡,侍奉雨神的大祭司家族二公子——


“这一生注定为雨祝歌,可我并不喜欢雨。”

“那我便为你一人放晴。”



可是力量总有用尽的时候,祈雨的年轻祭司望着恢复正常的天空,暴雨停歇,他却永远失去了阳光。


祭司会脱下身份象征的外袍,去追随天边即将消逝的一缕阳光吗……

他会不顾一切跳下天空之海,和他一起沉沦在虚空中吗……

被戒律家规束缚着的少年,握不住雾化成雨的心爱之人时,一滴温热的泪水降落凡间,会淹没这个本就在汪洋中的世界吗……


魏无羡是映在冰雪上的晴光,蓝忘机是暖阳落下的泪珠。

或许他们的故事会变成千百年前的一场神迹,被撰写雕刻,在壁画中世代流传…………


看了电影抑制不住脑洞大开

(无意ky,不妥会删除🙏🏻)


羡好适合这种设定,给世界带来晴天的人,亦是风雨的因缘。

蓝忘机会为了他宁愿世界改变吗……

好像有一点点恋爱脑?


“蓝湛,我不消失的话,雨会一直下哦。”


“无妨,你在,便是晴天。”



魏无羡,天之骄子,人间小太阳!!!(怒吼)


ooc ooc 我的锅我的锅!!



【忘羡】馋(下,生贺文,又名:你就是馋他的身子!)

吸血鬼和他的小王子殿下




魏无羡生日快乐!


前方大量高能嘟嘟嘟预警!




“你就是馋他的身子!”


“下贱!”(?)




——




“先生,今年生日,我有一个愿望。”


王子殿下成人生日礼的前两日,他们便在这个湖边草地上检查布置,魏无羡从来不喜欢生日宴,太累。自从蓝忘机出现后,他只喜欢宴会结束后与他独处的时光,过去两年,蓝忘机曾带他飞到城堡的顶端,去触碰月亮,或是飞掠上云层,去俯瞰人间山河。


魏无羡从来没有过过那样快乐的生日,十五岁之前的他,在金色的城堡里,像一只漂亮的雏鹰,无限向往着窗外的世界,蓝忘机的出现将这座金色牢笼撬开了缝隙,雨夜的黑暗和冰凉是外面世界的残酷,可他毫不恐惧,勇敢地把尚且稚嫩的羽翼展开——


鹰终归不是雀,从不惧怕风雨中逆行。


蓝忘机无可自拔的沉溺于这样鲜活纯粹的灵魂,甚至有些贪恋那样生机勃勃的,带着少年人的意气血性的,属于人类的温度。


可正因为喜欢,所以,舍不得。


“什么愿望。”


魏无羡深吸了一口气,鼓起勇气道:


“带我走,好不好?”


殿下褪去了该有的骄矜,像讨要糖果的孩子般抓着先生的衣袖。


“好不好?”


多想就这样带着他飞过城墙,带他去任何地方,只要能让他开心,人开心起来,血管会跃动出好听的声音。


可是他不能,他是血裔,本身对殿下而言就是一个可怕的威胁,更何况他永远匿于黑暗,又怎么可能与光芒同行。


魏无羡等不到回答,忽然跑到原定的舞池中央,所有人以为殿下要下达什么指令,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恭敬地看着他。


魏无羡盯着蓝忘机淡泊的瞳,大声说道:


“今年生日的愿望,就是和蓝先生私奔,他如果不答应,不来参加宴会,那我就不过生日,直到他来为止!”


在场的人太多了,有监督的大臣,有巡逻的士兵,有布置的女佣,有备菜的御厨,还有许许多多忙前忙后的人,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在风中震惊到谁也不敢喘一口气。


 


王后向来不喜欢这位异姓王子,知道这件事后气得不轻,若不是国王有意解围,这位王子殿下恐怕真的办不成生日宴了。


国王知道魏无羡的脾气,知道他不喜欢拘束,尤其厌烦皇家宴席,以为这又是他在耍性子玩,可没想到那位蓝先生似乎受到了冒犯,竟一声不吭地消失了,那晚突然下起了雨,魏无羡在雨里找遍了每个角落都没有找到,他冒雨爬到城堡顶端,大声喊着:


“蓝忘机!我在生日那天等你,不许不来!不可以不来!”


喊到最后,冷风灌了喉咙,浑身冰冷,高高在上的殿下泄了些底气,望着无尽的黑夜,抱着胳膊坐在顶上,他曾在这里倚着先生的肩膀睡去,如今想起来,鼻子竟有些发酸,声音渐渐弱下来,不知道是说给他,还是说给自己。


“不要不来……”


 


 


今晚宴会的主角登场,所有宾客爆发出热烈的掌声,他国的来使携尊贵美丽的公主一一觐见,头上的王冠压得他喘不上气来,可只要看到那个略显阴郁的身影,一切都仿佛沉进了大海,变得模糊,混沌,唯有眼前那个人,如此清明。









——终——






其实这个pa虐起来也很爽啊,你们看首先这个寿命啊……好好好我闭嘴,大家万圣节快乐魏无羡生日快乐!!!


(真的不考虑吗,唤醒封在棺材中的少年什么的,小心翼翼试探.jpg)



【忘羡】馋(上,又名:你就是馋他的身子!)

吸血鬼和他的小王子殿下




生贺预热!


大量高能嘟嘟嘟预警!




“你就是馋他的身子!”


“下贱!”(?)




——




“我看,他是怕你吃了他才跑的。”


“噗——”


 


一口热茶差点弄污了刚换的衬衣,年轻的王子殿下被烫得舌尖发麻,瞪了一眼在一旁收拾器具的御用医师,垂头丧气地摔进鹅绒垫里,哀叹道:


“他不会真的跑路了吧……”


女医师将精致的牛皮箱搭扣锁好,带上纱帽和手套,饶有兴致地浇下一盆冷水:


“我亲爱的殿下,您在教习先生的眼中是怎样的存在您还不清楚吗?他能容忍您到现在已经十分让人敬佩了。”


“可他是不一样的,我又没有像之前那样……”


“那也不能大庭广众的逼婚吧,先生若是位小姐,当场跳湖都不算夸张。”


王子殿下一跃而起,涨红脸道:


“那怎么能叫逼……逼婚呢?!顶、顶多就是……告白而已……”


女医师拎起箱子,摇了摇头,边走边道:


“反正人家已经两天没来过了,您就借着伤寒躲躲风头吧,现在满城都在传这件事,王后气得不轻,陛下虽然没有说什么,可您呐,还是悠着点儿吧,今晚的宴会可别惹乱子了。”


 


“嘭。”


 


沉重的浮雕描金门关上,王子殿下泄了气,又摔回垫子中,闭上眼,心情烦闷地等待着夜晚的到来。


优雅的小提琴配着湖中央的古典钢琴,身着礼服的贵族们双双挽臂而来,千百颗水晶组成的小灯坠在树上,仿佛是漆黑的夜晚绽放的晶花。主厨在露天的料理台上的表演不亚于任何一位舞女,食香四溢,勾引的是最基本的欲望,人们互相寒暄着,谈天说地,享受着皇室宴会的体面,等待着今晚正式成年的主角——


那位,异姓王子。


在场的人都知道,举国版图是国王与其挚友共同打下的,挚友在战争的最后为救国王而身死,留下了一个孩子,本来在开国大典上,要承其父位,封为小伯爵,可国王力排众议,在明明已有一个儿子的情况下,还是将其纳入了皇室,为此常年与王后不睦,一些市井流言就此开始蔓延……


“殿下,宾客已全部到达,您该出去了。”


小王子一根手指转着王冠,兴致缺缺地托着下巴,坐在窗边,看着下面草地上的盛宴,小小叹了口气,望了望天边的弯月,似乎在等着谁。


“殿下,公爵大人已经在找您了,您……”


小王子有些烦躁地挥挥手,固执地趴在窗边,眼睛死死盯着入口的人群,直到可怜的小女使都快哭了,他才看到那一抹熟悉的白色身影。


暗白的西服,苍白的肌肤,冷淡的瞳孔以及藏在水色薄唇后……瓷白的獠牙。


“来了!”


小女使还没有反应过来,殿下已经冲了出去,头上的王冠戴得歪歪扭扭,矮跟短靴跑在金色的砖地上,清脆的响声一如他的心情,厚重的门被守卫骑士拉开,他迎着所有人转过来注视的目光,在如雷的道贺声中,目不转睛地看着站在晶花树下阴影中的,他的专属教习先生。


他的,先生。









——tbc——




下篇5k多全是……你们懂的w

关于《郎骑竹马来》

突然想起来……


引用的三个典故,牛郎织女不必多说,当时叽多年后第一次遇到小莫老板,两个人重逢但隔着鸿沟,无法相认。

梁祝也不必多说,戏文里两个人在学堂暗生情愫,对应少年忘羡同窗那层朦胧的窗户纸。

最后那段红楼梦,评论大部分都说是叽寻羡,但其实可以相互对应,为恶多年的温府对所有人而言与阴曹地府也没什么两样,小莫老板火烧人间地府,拐走小郎君:

“故人是谁?”

“姑苏……”


忘羡不适合庙堂,故事最后表面上皮皮羡求圣旨赐婚甜滋滋,其实是告诉皇帝,他无意皇位,不会伤害皇子,放我回去我只想当个俗人和美人结婚(咳)

结尾圣旨里是公子湛,没有职称,那时候叽已经退出朝堂,在家开教学机构(不是)

一位闲散王爷,一位大学士,快快落落过日子w


最后,我有点后悔一发完了,会唱戏的小王爷羡多好嗑啊!!!

(有没有发现我上面说的是多年后,知道为什么吗,因为……我自己也不记得我写的是几年了orz)

有毒系列之O联茶话会(第一期,我也不懂这是个什么玩意儿…)

就是一时脑热,不懂瞎几把在写什么……

相当于随机掉落的小剧场?

巨雷,巨雷,巨雷,巨雷


——

 

想他堂堂魏队,竟然也有被全国omega联合会区分会群攻的时候……

说起来也是因为他们俩住的那片区的O联主任是个热心到让人会有些不知所措的omega女性,她有一个超级大群,里面几乎拉了这片社区所有的已婚omega,每天发一篇omega的养生知识和安全小tip,每周要开一次小群会,鼓励大家勇敢说出自己的困难,千万不要做旧时代的omega,每个月还要召集这群已婚omega开超大型茶话会,恨不得每个人都有点儿什么事儿需要她的帮助。

魏无羡和蓝忘机是结婚时住过来的,不过他们俩婚礼一结束就去蜜月了,一个多月才回来,到家的时候可是凌晨一点,就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在家门口徘徊,那场面,还挺诡异的。后来他们才知道,这位主任的丈夫在物业工作,随时随地掌握着区里的住户动向,在她第一时间知道区里又来一位新婚omega时,欢天喜地的准备了礼物前去拜访,可没想到晚了一步,不死心的她就这样天天有事没事到人家门口转悠,强迫症似的,不把这个新婚omega拉进群,仿佛就是眼睁睁看着一位孤苦无依的可怜人独自在社会中逆风而行!

她丈夫曾无奈地说,你实在要拉,我这儿也有他联系方式,直接加呗,可主任推了推眼镜,义正言辞地拒绝,她认为,建立坚不可摧的O联友谊不可以这么草率,况且,她肩负重任,必须要到他家里考察一下,看看对方的丈夫的面相有没有暴力倾向,顺便问问家庭情况,以后出了什么事能够迅速帮忙,所以上门问候这件事坚决不可以省!

如此,魏无羡和蓝忘机,拖着俩行李箱,互相看了一眼,在凌晨一点,尴尬地热情迎接了这位,称职的O联主任。

说实话,魏无羡不是很想进群……

但是他不进,主任好像就不会走,期间软磨硬泡说什么也没用,只能硬着头皮加了,然后……

 

魏无羡刚一推开门,数百道目光唰一下看过来,看得他有点想落荒而逃。

真要命啊,他一个班会从来没认真听过的人,居然被硬拽来开O联茶话会……这事儿全都得怨蓝湛,非让他这个时候休产假,还找个阿姨看着,好了吧,阿姨现在舒舒服服在家做卫生,他被主任一逮逮个正着,按着头就给拉来了,说什么要给他开新人欢迎会……

“哈,大、大家好……”

这群omega,大多结婚多年,对这种刚结婚的新人的眼神格外复杂,尤其对方还是个年轻帅气的,更关键的是在他来之前就都听主任说,人家老公也是个年轻帅气还有钱的,一时间表面上都热情欢迎,实则都各揣心事。

“听说小魏刚从蜜月回来呀,去了哪儿呀,好不好玩?”

“额……还好还好。”

“怎么,听语气,是有情况?”

话题一打开,所有人都围过来聊了起来。

“我就说这些alpha领了证就撕了人皮,蜜月就给你苦头吃?唉,你以后日子怎么办啊!”

“啊?没有没有。”

“哎哟我可听主任说,你们回家,你自己还拎行李箱,你肚子有了吧,他连这都不帮忙?”

“三个箱子,他拎两个我拎一个没毛病啊?”

“他是alpha啊!”

“我知道啊,本来我三个扛着就上去了,他非要给我扯下来两个,麻烦。”

“……”

 

“哎,我听说,你老公是医生啊?”

哦……魏无羡想起来,主任问得紧,他情急之下随口说的,也不是说法医这个职业见不得人,他们工作性质特殊,不声张总是好的。

“嗯对。”

“感觉当医生的都有些怪脾气,不好伺候吧?是不是对卫生什么的特别挑剔?”

“他是很爱干净。”

“唉你记着啊,家务不能总是一个人揽,形成习惯就不好了!我们这边好多前车之鉴!”

“哦……有道理。”

魏无羡顿了顿。

“但他不让我插手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 

“你是第一次有吧,难不难受啊?”

“还行还行,一切正常。”

“啧啧啧,你老公是个医生,肯定不怎么着家吧,你要小心啊,这种时候啊,唉……”

“?”

“嘿哟到底年轻,你别看你现在模样还俏生生的,等到肚子大起来啊,那些个混账东西就开始嫌弃啦,孕期出去搞外遇的alpha都是家常了,我们这儿几个兄弟姐妹都受了这份委屈,你一定要留意他的动向,我知道的,医院的小护士那一个个都精得很,能不趁现在捡便宜?你家又帅又有钱……”

“不会不会,真不会。”

局里几乎没有omega,蓝忘机每天面对的女人都可能只有两个,温情和尸体……

“大家看看,又是一个在甜蜜期冲昏头脑的,你年纪这么轻就给他生孩子,才2个月就被关家里了,你也不想想你将来怎么办,你以为你生完还能正常工作吗!”

“额他关我是有原因的……”

“看,看吧,开始给自己家alpha找借口了吧,唉!”

“而且我觉得我回去工作应该也没问题,岗位可能暂时……离不开我……”

“你干啥啊岗位还离不开你,你真是……”

“大概是……为了建设和谐美丽新社会而努力的工作吧……”

“说真的,你年纪小,咱们做阿姨姐姐的是过来人,掏心窝子跟你说,你可不要被旧风气带跑偏,你知道吗,咱们市新上任了一位刑队队长,是个omega!都被讨论好久了,要不是管得严禁止泄露他的个人信息,我们都要好好崇拜他!”

“噗,为啥啊,又不是明星……”

“给咱们omega做榜样啊,你也是,多学学人家,瞧你瘦的,吃了没,尝尝我做的曲奇?”

“谢谢谢谢……”

 

再这样被盘问下去,没事儿也得被问出事儿来,魏无羡看了眼手机,一直在找机会跑路,只见刚才一直在人群里十分热情的主任出去接了通电话,忽然慌慌张张地要走,神色极度紧张,魏无羡一下子察觉出了不对劲。

“我送你吧,你要去哪儿?”

“城北中学!”

 

后来……产假这段时间,很久都没看到过主任,以前看到她恨不得绕道走,因为被拽住就得唠好久,实在有些怕这样的古道热肠,可后来,魏无羡主动提着回礼去拜访主任家,上了三炷香,那个嘴皮子一直停不下来的小个子女人沉默得仿佛变了个人,临走时,她握住魏无羡的手,只能低声重复着:

“谢谢,谢谢……”

魏无羡说:

“真的很抱歉,当时去晚了……”

主任看着他已经不是很方便的身体,忍着泪说:

“您千万不要这么说,我……我平时都把精力放在社区上,囡囡她……我都疏忽了才……”

“我觉得,她会理解您的,社区需要您这样的人。”

 

离开主任家后,在路边看到了蓝忘机,魏无羡走过去,和他并肩走在路上。

他想,可能这个世界上所有事都没有办法两全,所幸……

手被紧紧握住。

所幸,无论自己将来做什么决定,身边这个人,一定一直,站在身边。

 

待续



时间线能看出来吧?

这种小剧场一般就一两千字随便搞着玩儿,为了遮掩我这周断更的事实……咳


对不起各位……


听到羡把叽按兔堆的时候……

那一瞬间我的鼻腔里已经出现了兔💩兔尿的混合气味…………

我想了一下,我家一只兔子一天能有那么多量,一堆兔子………………


含光君,洗衣服也不容易吧……



想我家宝贝了……